做最好的新濠娱乐城

你的来世,我的今生

弘光元年,那年的五月格外冷,风异常大

多少年了?

我已记不得城中经历过几番阴晴圆缺,几次落叶?几度初雪?王城的姓氏已经改写,我还在梅花岭替你守着夜你凄冷的坟头上从未有过杂草,只因你说过来世你要做一个白衣飘飘的书生,不染纤尘我说,那我便做涉溪采莲的莲花女,可好?你说,只怕我的来世还是你的今生我直说不懂,你只顾浅笑

可……回忆的尽头,为什么刀戟声声格外清晰,不绝于耳;火光凄厉,历历在目回忆的深渊里,我怎么也爬不起来城中的老人都说,天要亡城你说,天要亡城,必先亡我!你说得气宇轩昂,连我都差点信了你的妄言

你呀,果真,天要亡城,必先亡你!

“史将军,史将军!城……城……”

“守!”小卒颤颤微微着还未说完便被一声怒喝打断,你眼神坚毅,带着不屑与决绝血渍爬满整张脸但依旧不怒而威这高昂的音调带给几近绝望的将士们最后一点气魄话末,你策马扬鞭带领将士们涌出城马蹄踏碎落叶,踏碎这一世的锦绣繁华没有诀别,你都不曾看我一眼我知道的,这是我与你的最后一面

入夜,四面边角声不绝,鼓声震天,城外厮杀不断“刀山火海”我第一次明白这个词的意义,火舌几乎将整个外城吞噬我知道熊熊的火光将要烧到这城中来

烽火狼烟已无用,城外猛烈的风撕裂了战旗残破的城阙在大风中呜咽,为即将到来的残酷杀戮哀叹

终于,城破,魂断,我听到城中百姓的惨叫声这么多年了,青石长街上浸染的鲜血到如今也没被洗净这些鲜血染尽了多少生离死别,悲欢离合

十里红妆那年,你说:“不负相思,不负卿”可你终是为了天下人负了我你呀……

多年后,史书撰写的这夜:“锐不可当,计擎之斩,葬于梅花岭”

我听一个存活下来的小兵讲,你被缚在城头,盔甲已破,身姿依旧傲然,血色的眸中满是不屑“我,史督师也!”临刑的前一刻你喊,声音激昂,刺破敌心

据说你死后头颅被高悬于城墙上,眼神中还带着轻蔑

而我,我没有看见你最后笑得艳烈,我只知道城破那天天很冷,冷得心再也没了温度而你,你不会知道我在风中喊你的名字直到声嘶力竭……

你死了,我活着我懂了,你的来世,我的今生

相关阅读